<tbody id="jqmnp"></tbody>

<ol id="jqmnp"></ol>
  1. <dd id="jqmnp"></dd>

    <em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input id="jqmnp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1. <th id="jqmnp"><track id="jqmnp"></track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li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<legend id="jqmnp"></legend>

      脫歐首相使命未達 特雷莎·梅哽咽離場丨交叉點讀

     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章一葉

      2019-05-24 17:29:16

      "脫歐"懸而未決,英國首相特雷莎·梅卻倒在終點線前。


      5月24日,特雷莎·梅在唐寧街10號宣布,將于6月7日辭去保守黨領袖一職,并將于6月上旬開啟保守黨領導權爭奪戰。在新任黨魁選出后,她將卸任首相一職。


      她說,“我已竭盡所能說服議員支持這個(脫歐)協議......遺憾的是我無法做到這一點?!?/p>


      此時,距她上任首相之職不到三年。



      從接手“脫歐”燙手山芋,到今日被“逼宮”離去。梅姨一路走來,始終在挑戰“不可能”。


      然而,"脫歐"提案自始至終遭遇否決,大臣議員接二連三宣布辭職,政府內部處于瓦解狀態。


      梅姨的確已是“窮途末路”。



      “當我成為你們的首相時,英國決定離開歐盟。從第一天起,我就知道我的面前有著一個明確的使命,那就是尊重公投的決定,為了英國的美好未來,去和歐盟爭取一個好的‘脫歐’協議。在過去漫長而復雜的談判中,我從未忘記過我的責任?!?/p>



      11月25日,英國首相特雷莎·梅發布了一封致全國民眾的公開信。句句肺腑,言辭懇切,其心可鑒。


      同一天,歐盟總部的圓形會議室里,沒有想象中的劍拔弩張,27國領導人僅用了半個小時,就投票通過了長達600頁的“脫歐”協議草案。


      曠日持久的“脫歐”終于邁出實質性一步,但會議現場的氣氛卻有些沉重。


     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說:“這是悲傷的一天,眼睜睜看著英國選擇離開歐盟,這不是可以開香檳歡慶的一天?!?/p>



      在歐盟領導人一連串的煽情發言之后,梅的反應很平靜,看不出高興抑或難過,她只是淡淡地說,離開歐盟,我并不悲傷。


      或許,在經歷了長時間的拉鋸式的談判和發難之后,梅的內心早已波瀾不驚。


      一位英國的“脫歐”談判官對記者說道:“曾經的好友坐在了談判桌的對面,他們已經變得冷酷無情,并且只想整死我們?!?/p>




      就在歐盟對“脫歐”協議投票表決前夕,西班牙瞅準機會跳了出來,將一直橫在英西之間的直布羅陀主權歸屬問題,直接拍在了臺面上。


     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表示,如果直布羅陀問題不能達成一致,西班牙將對“脫歐”協議投出反對票。


      直布羅陀,位于伊比利亞半島南端,扼守連接大西洋與地中海的咽喉要道,具有重要的戰略位置。1713年西班牙將這里割讓給英國,而今卻希望恢復行使對這一地區的主權。



      最后關頭,橫生枝節,英國不得不與西班牙政府展開緊急磋商。結果也不難預料,被人卡著脖子進行的談判,不讓步也難。


      在距離“脫歐”峰會僅剩十個多小時之時,英國駐歐盟大使發表聲明稱,直布羅陀“不必納入英國歐盟未來的貿易協定之中”。


      消息一出,英國國內罵聲一片。


      “為了‘脫歐’獲得通過,梅拋棄了直布羅陀人民?!?/p>


      “對英國來說,這是恥辱的一天?!?br/>


      “梅正犯下歷史錯誤,布魯塞爾已經成功將英國變成了衛星國?!?/p>



      雖有西班牙“背后捅刀”,但好在“脫歐”協議草案最終成功闖關歐盟。擺在梅面前的真正挑戰,其實還是在英國國內。



      根據“脫歐”協議,英國需向歐盟支付總額約390億英鎊的“分手費”。

      在正式退出歐盟的過渡期內,英國將繼續留在歐洲共同市場與關稅同盟內,但不再享有表決權;雙方保護在英歐盟公民和在歐盟的英國公民生活、工作與學習的權利;英國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不設“硬邊界”。



      這份“脫歐”協議,處于“硬軟”之間,既不是與歐盟一刀兩斷的“硬脫歐”,也不是留著不走的“軟脫歐”,走中間道路,是希望得到“脫歐派”和“留歐派”兩邊的支持。


      然而,希望左右逢源,往往也會左右為難。


      支持“脫歐”者認為,就算英國拿回了一部分控制權,可依然給了歐盟太多籌碼。


      支持“留歐”者認為,英國在未來幾年卑微地留在歐盟,只有義務沒有權利。


      更有輿論直指該協議有“脫歐”之名,卻無“脫歐”之實,簡直就是“喪權辱國”!



      最大的反對黨工黨首先表示反對,其領袖科爾賓指責這份協議“全世界最糟,政府在這場糟糕的談判上,完全失敗?!?/p>


      與保守黨共同組閣的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表示反對,其領導人福斯特說:“如果想得到更好的結果,唯一的選擇是越過現在的草案,去尋求更好的方案?!?/p>


      自由民主黨表示反對,其“脫歐”發言人布雷克表示:“為了讓草案獲得通過,梅的讓步是災難性的”。


      甚至連部分保守黨黨內議員也紛紛倒戈,表示會投出反對票。強硬的“脫歐”派、前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·約翰遜批判道:“這份協議有可能讓英國在未來的經濟和政治上都顯得卑微?!?/p>



      英國議會上,梅懇求道:“現在議會必須做出選擇,我們可以支持這一協議,這符合公投時公民的意愿”;“議會也可以否決,重新回到零點。沒人知道協議不通過會發生什么,一切都會變得更加分裂和不確定?!?br/>


      梅的言下之意是,如果英國議會不接受這一草案,那么英國將面臨“無協議脫歐”的窘境,到時候所引發的政治風暴將不可估量。


      然而,這份草案幾經修改,幾度闖關,都被無情地否決了。


      反對者認為,草案是對之前討論過的內容的重復,根本沒有做出任何改變。




      事到如今,如果要責怪梅領導的“脫歐”不力,也許不夠公平。


      法國總統馬克龍曾經說過:“騙子們把‘脫歐’兜售給英國民眾,第二天就走人,完全不管留下的爛攤子?!?/p>


      一位匿名的前內閣成員評論道:“問題就在于,‘脫歐’ 這件事,有任何一個人能做得好嗎?!”



      2016年6月,英國公投選擇離開歐盟,世界震驚。


      這一狂熱的選擇是否明智?在今天看來,大多數人或許會給出反對意見?!懊摎W”后的英國,將失去歐盟的共同市場,失去作為美歐關系的紐帶作用,將以更小的市場和更弱的政治影響力,與全球玩家過招。


     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“脫歐”都是一個“必輸之舉”。



      發起公投的卡梅倫得知結果后任性地“撂挑子”走了,熱門接班人紛紛拒絕這一“燙手山芋”宣布退出了,重擔出乎意料地落在了時任內政部長梅的身上。


      “她并不享受以這樣的方式成為首相”,梅一位前助手說道,“相反,她討厭這樣?!?/p>


      然而,非常時刻,別無選擇。2016年7月,梅臨危受命,成為英國歷史上第二位女首相。她的政治任務非常明確:帶領英國“脫歐”,并保護英國的利益。



      梅,生于1956年,畢業于牛津大學,上世紀80年代開始投身政治,先后擔任市議員、國會下院議員、內政大臣等職。


      了解梅的人都說,她是一個謹慎、嚴肅的人,甚至有些害羞和不愛說話。她時常穿一些時尚且夸張的服裝,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不太活潑的個性而已。



      當這些不兼容的特質組合在梅身上,時常讓她看起來有點“尬”,因此媒體總是捕捉到她的“尷尬”瞬間,例如在保守黨大會和訪問非洲期間的幾次“尬舞”。



      工作方面,梅雷厲風行作風強硬,在擔任內政部長期間,無論是對移民、留學生、還是警察,都冷酷無情出手果斷。梅的老部下費瑟斯通評價她道:“當她有一個主意的時候,她會全力以赴,完全不在乎其他任何東西?!?br/>


      如此種種,讓人們總是把梅與撒切爾聯想在一起,并稱她為新“鐵娘子”。




      成為英國首相的梅,在上任之初,延續了其一貫的強硬作風。


      她穿著豹紋皮鞋,深色套裝站在唐寧街10號外,言之鑿鑿地承諾“建設一個更好的英國”、解決英國社會中“愈演愈烈的不公平”、并且強調“脫歐就是脫歐”。




      公投之后的三個月,梅就給出了“脫歐”的準信兒,她說:“在觸發《里斯本條約》第50條方面,我們不會進行不必要的拖延,準備好就觸發,而且我們很快就準備好了?!?br/>


      《里斯本條約》第50條,規定了歐盟成員國退出歐盟的程序。一旦啟動這一條款,就意味著英國正式向歐盟提交退出申請,長達兩年的談判開始倒計時!


      不少資深官員都反對梅政府操之過急的做法,他們解釋說,英國應該先和默克爾、馬克龍等人坐下來好好談談,看看他們怎么看待我們的“脫歐”版本。等心里大概有底了之后,再啟動第50條也不遲。


      這番諫言,梅顯然沒有聽進去。不過這也難怪,她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首相,領導的保守黨在下議院中有著明顯優勢。此時優柔寡斷,未來如何服眾?!



      對于如何“脫歐”?梅更是態度強硬,她說,“脫歐不是倒退,而是選擇打造真正全球化的英國”;“英國將加強邊境控制和法律控制,退出歐洲統一大市場和關稅同盟?!?/p>


      據說,梅在做出強硬表態前,都沒有征詢內閣(更別說議會)的意見。由此可見,當時的梅奉行的是“硬脫歐”路線,要“脫”就“脫”個徹底。


      2017年3月,梅信心滿滿地將“脫歐法案”送進白金漢宮簽字。至此,英國“脫歐”的靴子正式落地。


      只是,梅的這份意氣風發并沒有堅持多久。




      要知道,“脫歐”公投后的英國極度撕裂,保守黨內訌不斷,民眾因“脫歐”問題分歧巨大。


      梅這個首相要想當得舒坦,必須通過保守黨在大選中占據絕大多數席位,才能改變這種局面。


      2017年4月,在觀察到保守黨的民調支持率大幅領先反對黨工黨之后,梅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。


      按照梅的測算,如果保守黨在選舉中能夠取得“壓倒性勝利”,那么她將實現從“黨內推選的首相”到“民選首相”的轉變,還能讓自己在“脫歐”談判中獲得更廣泛的支持。


      梅決定進行一次“政治豪賭”,提前三年進行大選。



      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,這一場本該穩操勝券的選舉卻被恐襲逐漸帶偏了節奏。


      倫敦市中心、曼徹斯特體育館、倫敦橋,接二連三的恐襲,讓工黨找到了攻擊保守黨的理由和“素材”。


      工黨領袖科爾賓在集會上不斷強調稱:“特蕾莎·梅不可能用便宜的方式來保護人民的安全?!?br/>


      科爾賓所說的,是梅在2010年到2016年擔任內政大臣期間,批準大幅削減英國警察數量一事,而警察數量的減少影響了英國的安全。


      不斷發生的恐襲,再加之內政失策,和數次過分強硬的發言,輿論風向在短短兩個月內,竟然發生了變化。保守黨的領先優勢被不斷蠶食,工黨則不斷乘勝追擊,將支持率從大幅落后提升到幾乎追平保守黨。


      6月8日,大選結果出爐,梅徹底玩“脫”了。保守黨不僅沒能達償所愿,反而痛失過半席位,在尋求小黨支持后才艱難組閣。


      7月11日,就任首相一年之際,梅不得不承認,“現在我作為首相所面對的現實與之前截然不同”;“需要其他政黨站出來,就如何解決國家面臨的挑戰表達意見”。


      這番講話被英國媒體評論為“不同尋常的示弱”,相當于是向所有人承認自己的舉步維艱。


      僅僅一年時間,梅的轉變顯而易見,從不顧各方反對宣布“硬脫歐”到放低姿態、請求彌合分歧、呼吁黨派合作,其分水嶺正是這次“自作聰明”的提前大選。




      “脫歐”談判牽涉一系列冗長復雜的技術性細節,往往一晃幾個月都沒什么進展。不僅英歐雙方總是你一言我一語地成天打嘴仗,英國內部甚至是保守黨黨內也吵得天翻地覆。


      局勢在2018年7月,發生了些許變化。倫敦50多公里外的契克斯別墅,內閣大臣們齊聚一堂。


      關于這次的會議有不少傳言,例如內閣大臣們進入莊園后必須上交手機,又例如梅下了最后“通牒”:要么同意“脫歐”最終方案,即“契克斯計劃”;要么立馬辭職,自己打車回家。



      在艱難地統一步調之后,梅對外宣布,內閣成員們終于在“脫歐”問題上“達成一致”。


      然而話音未落,辭職信紛至沓來。前“脫歐”事務大臣戴維·戴維斯、前外交大臣鮑里斯·約翰遜、前保守黨副主席克勞福德和布拉德利,先后宣布辭職。他們辭職的理由也都很類似:梅的“脫歐”計劃不夠“強硬”。


      不僅如此,歐盟方面也不買賬,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開玩笑似地“嘲笑”英國:不要選擇性“脫歐”嘛。


      這樣的拉鋸戰一直在重復上演,梅前腳宣布共識已成,內閣大臣們后腳甩鍋辭職,歐盟則隔岸觀火坐看好戲。


      就這樣,“脫歐”久“脫”不成,成了“拖歐”,而人們對梅愈發不滿已是不爭事實。



      在去年11月23號的一場采訪中,梅罕見地露出了疲態,她說:“我經常要到半夜或是后半夜才能睡著?!?br/>


      是的,“脫歐”協議草案能否闖關英國議會,依舊是一個未知數,而這一懸念將會在短短數天后揭開謎底。


      記者問梅:“如果‘脫歐’協議草案獲得通過,你會如何與丈夫一起慶祝?”


      梅回答說:“我會和他一起去喝一杯?!?/p>



      如果“脫歐”不成功,你會辭職嗎?


      面對這樣問題,梅曾經回答很堅定:不會!


      如今,這一回答似乎變成了一種諷刺。



      提到梅領導的“脫歐”,人們總是喜歡套用阿湯哥主演的電影《碟中諜》的名字(又名:不可能的任務 Mission Impossible)來形容它。


      在電影中,阿湯哥總能化險為夷,將“不可能”變成“可能”。


      而在現實中,梅,卻沒有那么好的運氣。


      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關鍵字:特蕾莎·梅梅姨脫歐
      看看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