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jqmnp"></tbody>

<ol id="jqmnp"></ol>
  1. <dd id="jqmnp"></dd>

    <em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input id="jqmnp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1. <th id="jqmnp"><track id="jqmnp"></track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li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<legend id="jqmnp"></legend>

      鮑里斯:脫歐"至暗時刻" 非常時期的非常領袖?

      環球交叉點

      2019-05-28 15:18:05

      香港歌星梁詠琪多年前有一首流行金曲《短發》,里面有句歌詞:“我已剪短我的發,剪斷了牽掛”;


      而臺灣音樂人黃舒駿也在《戀愛癥候群》里寫過這么一句:“女人突然改變發型,男人天天練習啞鈴”......


      這些“癥候群”在英國前外交大臣鮑里斯·約翰遜身上占全了。


      1.JPG


      鮑里斯不僅理順了標志性“一頭亂發”、在新女友的督促下學習瑜伽、減掉了三分之一的體重,還在上周拋售了自己和前妻的一處房產,以求加快了結離婚手續——種種動作,說明他要做一個重大決定,或者說,他已經準備好了——他又一次有機會,走向英國權力的最高峰。


      當然,他的對手們也準備好了!一股“卡鮑”力量迅速聚集。


      梅姨對外宣布辭職日期的當天,保守黨內溫和派就結成了一個“反對鮑里斯入主唐寧街10號”聯盟,并對黨內同仁警告稱,“鮑里斯任黨魁,將是保守黨噩夢的開始”;


      “留歐派”和一些長期討厭鮑里斯的媒體(包括每日郵報、衛報、每日鏡報、BBC、Channel4等),則相繼警告英國民眾,“鮑里斯將把英國帶向‘無協議脫歐’”;


      即便是“脫歐黨”黨魁法拉奇,也選擇在第一時間站出來和鮑里斯劃清界限,指責他在脫歐問題上搖擺不定,“背叛人民”。


      為什么一句“反鮑里斯”,便可以讓不同黨派、甚至立場對立的人們站在一起呢?


      只有鮑里斯,可以“拯救”保守黨


      事實上,針對鮑里斯的批評和指控,在保守黨內、外是有歷史的:混亂的私生活、習慣扭曲事實、缺乏專注和無紀律的習慣等等。


      鮑里斯如今面臨的困境,讓我想到了保守黨歷史上另外兩位爭議人物:撒切爾夫人和丘吉爾首相。


      我承認,受到了鮑里斯寫的那本《丘吉爾的精神》的影響。在書中,他描述了一位不被自己黨內信任的首相,如何帶領這個國家走出“至暗時刻”


      在他們兩位沒有成為“偉大的政治家”之前,保守黨黨內對他們的態度,可以說是“非常討厭”。


      撒切爾夫人曾被認為是一位極端的理論家,缺乏與選民或者黨內溝通的能力;而溫斯頓·丘吉爾則被黨內視為一個笨拙的、有點血性的小人物,并且還有點固執己見。


      然而,保守黨就是有在歷史關鍵時刻,選擇黨內“特立獨行者”的光榮傳統;而這一次,保守黨似乎也要在鮑里斯身上賭一把。


      根據最新的黨內民調,在保守黨黨魁候選人的角逐中,鮑里斯以51%的支持率遙遙領先其他競爭對手——離開梅姨正式辭職還有兩周時間,他的競爭對手恐怕來不及。


      對于英國政治,默多克的影響力始終存在。正因為如此,他控制的媒體“嗅覺一流”。梅姨宣布辭職的當天,《太陽報》已經喊出了“你好,鮑里斯!”.jpg


      保守黨在賭,但并非失去理性。


      英國脫歐的新聞,讓國內很多媒體和觀眾很少去注意,今年英國地方選舉的結果:保守黨大敗,掉了1300多席!當然,工黨也沒撈到好處。


      議會兩大傳統政黨因為在脫歐問題上的僵持不下,扭扭捏捏,被選民教訓了一頓。


      而上周四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也剛剛出爐,保守黨跌落到了第四名,法拉奇和他的“脫歐黨”快速崛起,就像坦克一樣,碾壓著保守黨的基本盤。


      如果放任黨內分裂繼續下去,坐享漁翁之利的就會是工黨。


      那么,在保守黨內還有誰能更好地從法拉奇的脫歐大軍中,勸回搖擺不定的黨內成員?還有誰能成功阻止第二次公投,并能更好地對付工黨主席科爾賓領導的左派大軍?


      “脫歐”派的鮑里斯身上,就有這種吸收和馴化民粹主義的能力。



      “非傳統”政治菁英


      如何定義“傳統”和“非傳統”?我們就拿梅姨和鮑里斯來做個比較。


      國內很多媒體顯然被梅姨泣不成聲地宣布下臺感動到了,不少人借用了“鐵娘子”來形容這位英國歷史上的第二位女首相——天哪,這簡直是在侮辱撒切爾!


      要知道,推特上的投票顯示,英國民眾認為,“近十年來,做得最差的首相”就是她——三年,就解決一個問題,還沒搞定。


      而在保守黨和英國政府內部,特蕾莎梅有一個綽號,叫:“潛水艇梅”(Submarine May),這一方面源于她做過內政部長,她“什么都知道”(ps:你懂的);更重要的是,每當卡梅倫內閣要做重大表態時,她就“潛水”了......


      她和卡梅隆的恩怨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
      5.JPG


      當卡梅倫一直在為英國爭取“留歐”而奔走呼號時,特雷莎梅始終不愿放棄中立,在多達十三次的公開場合中,她均沒有明確支持“留歐”——首相不知道自己的內政大臣,究竟會站在哪一方?!


      為此,《全面戰爭:“脫歐”如何讓英國政治階層沉沒》的作者奧利佛,為卡梅隆打抱不平,認為特蕾莎梅的這種“所謂獨立性”,就是為了“讓她自己能享用到屬于自己的蛋糕”。


      和默克爾可以為了政治理想放棄權力不同,梅姨是那種謀求“高光時刻”的政治人物;她和很多傳統政治人物一樣,精于算計,并且非常愛惜自己的羽毛。


      也正因為如此,在她身邊的人,或者要和她合作的人就會很痛苦——是的,特朗普也是這樣的政治人物。


      然而,鮑里斯恰恰相反。




      雖然他們兩人都曾頂著一頭金色亂發.jpg


      鮑里斯會批評對方,但是不會人身攻擊;也不會像特朗普那樣,通過罵人來顯示自己的強大和無懈可擊;


      他給人感覺有點“二”,實際是因為他更喜歡用自嘲,來贏得老百姓的喜愛;


      他不會不懂裝懂,對一些非常的問題,他會不恥下問......


      他是很另類的政客。


      7.JPG


      如果是其他人,有著他犯過的那些事、出過的那些丑聞,早就出局了!


      但是,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調侃和八卦,卻讓鮑里斯成為了英國最有個性和影響力的政治人物之一。



      鮑里斯的“野望”


      我相信很多三四十歲的人,都曾玩過日本光榮的一款戰略游戲“信長之野望”;因為打游戲,我知道了一個日本家喻戶曉的傳說:


      有人問,“杜鵑不鳴,當如何?”

      織田信長答:“殺之”;

      豐臣秀吉答:“逗其鳴”;

      德川家康答:“待其鳴”。


      最終,織田信長奠定了一統天下的基礎,但是被明智光秀于本能寺逼迫自殺;


      豐臣秀吉統一了日本,進攻朝鮮,但是郁郁而終;


      只有德川家康韜光養晦,熬到晚年,開創江戶幕府。


      是的,我要講這個故事的原因是,鮑里斯也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,人們對他有一天可能成為首相的猜測。


      中國人的道家哲學說,“不爭是爭”。


      表面上,鮑里斯完全摒棄了傳統政治人物一本正經的形象,甚至靠講笑話來贏得人心;


      其實,他深悟政治家的虛偽和民主政治蠱惑人心的地方。


      對于缺乏政治立場,易于被表象左右的民眾來說,出人意料也是政治人物的魅力來源之一——這大概可以解釋,為什么“善變”和“喜劇人格”的特質,可以幫助政治人物在直接民主中勝出。


      當然,鮑里斯也不是沒有政績。


      他曾兩次贏得倫敦市長選舉,而且干得不錯。要知道,經歷過脫歐公投之后,這個城市可能永遠不會再投票給保守黨了。


      然而,2016年,他選擇跟自己有“瑜亮情結”的卡梅倫站在對立面;甚至當后者在為“留歐”做最后努力時,同黨的鮑里斯,卻在努力推銷他的新書《丘吉爾的精神》,其隱含的目的不言而喻。


      網友拿鮑里斯開玩笑,他在公投前后對于脫歐的態度變化,足夠可以自己和自己辦一場辯論了.jpg


      公投結果出來后,英國陷入分裂。然而,鮑里斯并沒有“臨危受命”,再一次放棄角逐保守黨黨魁一職,反倒是把梅姨拱上了正位。


      同時,他一改公投前的強硬態度,說自己主張的“退歐”,并不代表“完全切斷索橋”;


      他的脫歐核心,是將英國開放給世界,而不是讓她困在“歐洲城堡”之內。


      這就是鮑里斯的兩面性,為勝利和權力可以改變一切。


      而當特蕾莎梅的脫歐方案三度闖關不過,黯然辭職時,他卻主動舉手,表達了參與黨魁角逐的強烈意愿,讓我想起了織田信長的那句經典:“天亮、下雨、出兵”——概括說就是,“時也、運也、命也”。 



      新首相的至暗時刻


      這次,鮑里斯準備好了。

      9.JPG


      根據梅姨在上周提出的辭職時間表,保守黨新黨魁將會在七月底接棒;而黨內最終的提名,將會在6月10日這周產生。


      隨后,16萬保守黨黨員將決定誰能入主唐寧街十號。而今年十一月,歐盟議會也將會迎來“大換血”——“雙方都換人”,或許是為英國和歐盟解套的最好方案。


      當然,由于時間窗口期很短,鮑里斯也有成為“英國歷史上最短命首相”的風險。畢竟,眼下的“時”和“運”談不上輕松,甚至是一片黯淡。


      英國脫歐經歷了三年的猜測和延遲,這種拉鋸已經讓英國公眾筋疲力盡。


      根據2月YouGov的一份民調顯示,有60%的英國人對離開歐盟的過程感到厭煩。


      而此次歐洲議會選舉的投票率,也驗證了民間的這種厭煩情緒。選舉登記結束前一周,依然有近800萬合格選民未登記投票。


      人們在抱怨:“我們不是已經脫歐了么?!干嘛還要投票?”


      10.JPG


      為此,“快要被淹死”的保守黨必須積極尋找一個有能力“結束脫歐亂局”的候選人——無論是采用“硬著陸”的方法,還是退回去,哭著對歐盟說,“我們再討論一次吧?!”


      “脫歐”或者“留歐”,都不是造成眼下英國社會逐漸分裂的關鍵,沒有方向才是。


      英國民眾現在等待的是一個明確的方向——首相有無能力是一回事,能否堅定地執行多數民意則更為重要。


      還記得《至暗時刻》中的片段么?


      11.JPG


      張伯倫被迫辭職一小時后,丘吉爾奉命組閣。三天后,下議院回響起了丘吉爾的慷慨陳詞,擲地有聲:


      “你們問:我們的目的是什么?我可以用一個詞來答復:勝利,不惜一切代價去爭取勝利,無論多么恐怖也要爭取勝利,無論道路多么遙遠艱難,也要爭取勝利,因為沒有勝利就無法生存?!?nbsp;


      也許現在已不再是“個人英雄主義”的時代了,但是依然可以期待,寫過《丘吉爾的精神》的鮑里斯,是否會從自己的英雄身上,看到那“照亮議會大廳的光芒”。



      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  看看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