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jqmnp"></tbody>

<ol id="jqmnp"></ol>
  1. <dd id="jqmnp"></dd>

    <em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input id="jqmnp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1. <th id="jqmnp"><track id="jqmnp"></track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li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<legend id="jqmnp"></legend>

      視頻|民主黨勁不往一處使 特朗普2020大選穩操勝券?

     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張經義

      2019-06-21 16:24:05

      T1.jpg


      這一期《白宮義見》要談談可能又要打破歷史記錄、超級昂貴的美國總統大選。而且這場選舉不只貴,還曠日持久,將花上長達一年半的時間,直到明年的11月3日,才能決一勝負。


      美國從現在開始,就算是拉開了2020年大選的序幕。 這一期,我們也要談談會影響這次大選結果的一些美國內部的問題。


      在美國經濟增長的光鮮表面下,實際上大多數的美國人并沒有獲利。而這些不滿的選民,恐將影響大選的走向。 


      說到這次大選拉開序幕,要關注的州,就是美國東南岸的佛羅里達州。在剛過去的周二,特朗普“正式”宣布競選連任。雖然大家早就知道,打破常規的他,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宣布他要連任,第一個月就出席了造勢活動,第一年就有了競選總干事。所以,這“正式的宣布”,更像是走過場。  


      而真正值得關注的,是在下一周的第一場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在佛羅里達州的大辯論。之前幾期的《白宮義見》都說過,這一次宣布參選總統的民主黨人,人數之多是打破歷史記錄。


      T3.jpg


      目前主要的參選人,已經多達25人,你能想象25人,上臺辯論是什么狀況嗎? 這里讓大家見識一下大概會是什么狀況。大約是一兩周前,有多達19位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,到美國總統初選的第一個州,艾奧瓦州爭取選票。


      因為人數太多,每個人被限制上臺只能講5分鐘,時間一到,現場就會播音樂蓋過參選人的聲音,迫使他們結束講話,下臺。 


      T4.jpg


      很殘酷吧?對。因為人實在太多,所以第一場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大辯論,必須先經過篩選,比如說民調支持率達標、連署支持人數達標等等。


      最終只有20人入選,但20人同時上臺辯論也夠嗆,因此還必須分成兩天,一天10個人上臺辯論,這10個人只有不到兩個小時的辯論時間。換句話說,一個人講話時間可能都不到10分鐘,這個也很殘酷。 


      T5.jpg


      其中,有至少兩個總統參選人能講流利的中文,楊安澤與陸天娜,雖然可能性比較低一點,但如果其中一人選上的話,那美國將會迎來將近一百年來,第二個會講中文的總統。


      如果硬要簡單劃分的話,民主黨參選人分成兩派:穩健派和改革派。目前民調領先的是穩健派的前副總統拜登,而緊跟其后的幾位,都是改革派的像是桑德斯,和美國國會參議員沃倫,以及國會眾議員賀錦麗。這局勢,令人意外,也不意外。 


      在跑完2016年整個總統大選之后,我的心得是,擊敗希拉里的,與其說是特朗普,不如說是民主黨本身的分裂。


      因為當時許多支持改革派總統參選人桑德斯的選民,最終選擇不出來投票。也就是說民主黨的分裂,輸給了選票集中的共和黨。結果兩年多后,狀況似乎重演了。 


      為什么?美國的經濟不是看起來很好嗎?是的,沒錯,但是,得益于美國經濟亮眼表現的人并不多,多數美國百姓的生活沒有更好,可能還更糟。


      幾個數據: 像是美國多數百姓的收入根本沒跟上經濟增長的步伐,只有收入在全美最高的10%的人,收入增長的速度跟得上經濟增長的步伐,其他的90%的人都沒跟上,是幾十年來都是這樣,而且差距是越來越大。 


      T7.jpg


      另外,美聯儲的數據顯示,2007年之后的10年,美國的家庭資產凈值的中位數,衰退了30%。什么意思?資產凈值就是人們有的資產減掉負債,所剩下的。簡單地說,就是美國多數人的家庭財富是在縮水的。 


      再來,全球排名第一的智庫,布魯金斯學會的調查顯示,美國社會階層固化嚴重,導致美國的社會流動性是低于多數歐洲國家,甚至低于鄰國加拿大。


      T8.jpg


      社會流動性代表的是,就算父親收入不高,孩子還是能靠努力翻身。但是美國現在,是父親有財富優勢的話,他有一半的機會能把這樣的優勢傳承給自己的兒子。調查的分析指出,這樣的財富優勢恐怕要花上六代人的時間才能消失,也就是,美國人不是富不過三代,而是會富過第五代。 


      簡言之,美國的經濟運作的方式,已經不適用于多數的美國人,因此2016年大選時的貧富差距問題,才會延伸到2020年來。改革派的總統參選人才繼續會獲得如此多的支持,如果穩健派的總統參選人無法說服這些選民的話,民主黨恐怕還會再一次面臨分裂的局面,影響到2020年大選的選情。


      (攝像:霍卿銓 李源清 編輯:黃安蕓)

      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  看看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