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jqmnp"></tbody>

<ol id="jqmnp"></ol>
  1. <dd id="jqmnp"></dd>

    <em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input id="jqmnp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1. <th id="jqmnp"><track id="jqmnp"></track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li id="jqmnp"><acronym id="jqmnp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<legend id="jqmnp"></legend>

      特朗普女婿推“世紀協議” 巴批“喪權辱國”!

     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章一葉

      2019-06-24 15:58:08

      6月22日,醞釀兩年多的美國中東和平新方案,終于撩開半側面紗。


      當天,白宮在網站上發布了這份被稱為“世紀協議”的新方案中的經濟部分,名為“和平促繁榮”,主要目標包括:


      10年籌資500億美元投資巴勒斯坦地區


      為巴勒斯坦人創造100萬個工作崗位


      將巴勒斯坦失業率降至接近個位數


      將巴勒斯坦貧困率降低50%


      本月25-26日,美國和巴林將聯合舉辦“和平促繁榮”經濟研討會,特朗普大女婿、美國總統高級顧問庫什納,將在會上推介這一方案。


      巴勒斯坦堅決反對、阿拉伯世界應者寥寥,就連以色列也半推半就缺乏熱情。特朗普政府醞釀的這版中東和平方案,前景和巴以和平一樣,縹緲無常。



      從五次中東戰爭的生死存亡,到《奧斯陸協議》的“土地換和平”,巴以歷經70年恩恩怨怨,一次次迎來和平的曙光,又一次次滑入對抗的深淵。


      美國新版中東和平方案并不被各界看好,更悲觀的預測甚至認為,這份”世紀協議“,將把巴以乃至整個中東地區,推向更激烈的沖突和對抗。


      美國這份”世紀協議“,有著”先天缺陷“,因為他的操盤手,正是極度親以色列的庫什納。


      本期交叉點讀,就來說說庫什納和他的”世紀協議“。



      在“躺贏”的庫什納面前,錦鯉不算什么。


      庫什納祖父母躲過猶太人大屠殺逃到美國,而他的父親趕上了"好光景",成為地產大亨富甲一方;在他的另一個家庭中,毫無從政經驗的岳父特朗普競選總統,竟一舉成功入主白宮。


      偏偏,岳父大人看女婿,還越看越滿意。


      因此,庫什納獲贈雅號:美國“小王子”。


      雖然“躺贏”,但是“小王子”也有些“歷史包袱”和“鴻鵠之志”。岳父大人大手一揮:行,你想上你上!



      2017年1月,特朗普拋出了一枚重磅炸彈。


      在就職前的慶賀晚宴上,特朗普宣布,幾十年的巴以沖突,專業人士的嘗試都失敗了。如今,我終于找到一個能夠給中東帶來和平的人。


      特朗普說的這個人,就是大女婿庫什納,他三十多歲外表靦腆,毫無從政和外交經驗。


      賓客一片驚訝。庫什納何德何能,怎么就能破解無數政治家難以攻克的“世紀難題”呢?


      眾人錯愕,特朗普倒是信心滿滿,他擲地有聲地說道:“如果庫什納不能給中東帶來和平,那么這個世界上沒人能行!”



      美媒評論說,這大概是特朗普這輩子說過的最大膽的言論了。


      有人揶揄道:庫什納搞定巴以和平?除了特朗普一家人相信他能做到以外,沒人相信他了。


      外界的質疑,并不能阻擋庫什納立即投身于他的中東和平計劃。特朗普政府還給這一計劃起了個響亮的名字——“世紀協議”!


      那么,特朗普為何對庫什納委以“重任”呢?


      這要從庫什納與中東的淵源說起。



      1998年,波蘭,站在100萬猶太人遇害的舊址之上,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激昂演講:


      “大屠殺本可以被避免。如果猶太國家早些年建立起來,這一切就不會發生?!?/p>


      這里,是奧斯維辛集中營紀念館。內塔尼亞胡的聽眾,是數千名虔誠的猶太青年。他們來到這里,為了重拾從種族大屠殺到猶太復國主義者重生的民族記憶。


      17歲的庫什納,正是隊伍中的一員。不過,與此行的其他學生不同,他是真的認識內塔尼亞胡。



      與內塔尼亞胡有“交情”的,其實是庫什納的父親查爾斯。


      查爾斯,是位成功的猶太地產商,還是個政治捐款狂人。他在美國捐,也在以色列捐,支持的就是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。


      以色列媒體曾經曝出一份內塔尼亞胡手寫的名單,記錄了可能在大選中支持他的美國金主,查爾斯·庫什納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

      內塔尼亞胡和庫什納一家,關系好到什么程度?


      早年間,內塔尼亞胡去美國,曾經留宿庫什納家,睡的就是庫什納的臥室,而庫什納則在地下室湊合了一晚。


      當年的內塔尼亞胡怎么也不會想到,曾經在臺下聽自己演講、給自己讓出床鋪的少年,如今成為了處理巴以沖突的“關鍵一環”。



      那么,成長于正統猶太教家庭的庫什納,如何看待巴以問題呢?


      在庫什納就讀的猶太小學,從走廊上一路走過去,能看到以色列國旗和以色列文化的宣傳畫。二年級的學生會被要求畫出以色列的地圖。在這個地圖中,西岸不是西岸,而要寫成它的猶太名稱——朱迪亞-撒馬利亞區。


      在庫什納就讀的弗里希中學,學生們要花很多時間參加猶太教的禱告,并且同時學習英文和希伯來文。學校里的有些老師甚至宣稱:巴勒斯坦是一個人造的身份,一個用于政治目的的標簽而已。


      沒錯,庫什納從小接受的教導是:記住大屠殺,拯救猶太人,保護以色列。


      知情人透露,這些學校的畢業生,很難不擁有“親以”的立場??紤]巴勒斯坦的訴求?那是不存在的。


      1998年 17歲的庫什納與父親查爾斯


      不過,年輕時候的庫什納,并不是一個張揚的“親以者”。


      庫什納的同學回憶說,他好相處且講禮貌,并不沉迷于談論宗教、政治之類的話題。


      許多猶太同學在高中畢業后,選擇去以色列學習一年宗教教義,而庫什納沒有去。


      在“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”期間,不少猶太學生在學校里竭力維護以色列的立場,庫什納卻對此保持沉默。



      庫什納,是不太“右翼”嗎?還是“人狠話不多”呢?


      庫什納曾就讀的哈佛大學的一位拉比,是最早看出端倪的人。


      他說,對于庫什納來說,以色列不是一個政治話題,而是他的家庭,他的生命,他的民族。


      或許,對于寡言少語的庫什納來說,一千次承諾也比不上一次實踐。



      美國對以色列的承諾是1995年國會通過的《耶路撒冷使館法案》。不過,從小布什到克林頓到奧巴馬,他們總是選擇讓法案延期生效,讓這份承諾始終只是承諾。


      直到2017年12月6日,特朗普大筆一揮,將承諾變成了現實。


      消息一出,全球嘩然。耶路撒冷地位是伊斯蘭世界的“紅線”。搬遷使館,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,美國居然說做就做?!



      就在4天前,“遷館決定”還看似“懸而未決”。


      在布魯金斯學會主辦的中東政策會議上,庫什納當著無數中東問題專家的面,否認了"遷館"傳聞。他說:“總統還在斟酌相關事實,當他作出決定的時候,應該是他告訴你們結果,而不是我?!?/p>


      然而,專家們被蒙在鼓里,巴勒斯坦方面已有心理準備。



      時間再往回倒3天,11月30日,那是庫什納最后一次見面巴勒斯坦首席談判代表埃雷卡特。


      而埃雷卡特怎么也沒有想到,此次對話居然在庫什納的咆哮聲中結束。


      眼看《耶路撒冷使館法案》的半年期限將至,埃雷卡特向庫什納確認道:"特朗普總統應該簽署延期,不要讓美國大使館搬遷。"


      不料,庫什納拋出一句:"我們不打算簽。"


      埃雷卡特立刻追問道:"不簽是什么意思?總統向我們承諾過,在談判之前,他不會采取先發制人的與耶路撒冷相關的措施。"


      庫什納冷冰冰地回應道:"這是我們的事情,我們根據我們的利益來執行政策。"


      一言不合,會談的氣氛瞬間變得焦灼起來。


      埃雷卡特:如果你這樣做,你就失去了在和平進程中發揮作用的資格。


      庫什納:你不要威脅我!


      埃雷卡特:那你教教我怎么做吧。


      庫什納:你不要挖苦人!


      庫什納,平日里看著文質彬彬,甚至還有些內向靦腆。埃雷卡特卻對外界透露道,“那天,庫什納對我大喊大叫”。


      右:庫什納 中:埃雷卡特


      2018年5月14日,美國正式“遷館”。


      老城內,以色列民眾高歌歡慶,美以國旗迎風飄揚,大幅的廣告牌上寫著“特朗普,讓以色列更偉大”。



      不過,曾經承諾要來參加“遷館”儀式的特朗普,卻沒有現身。


      老丈人把這一“意義非凡”的時刻,留給了以色列的“自己人”庫什納。


      歡聲笑語之中,庫什納和內塔尼亞胡戴上同款的紅色領帶,并肩而坐,相談甚歡。



      一向甚少言語的庫什納,還破天荒地發表了長長的講話,他滿懷深情地說道:


      “我今天非常榮幸,來到猶太人永恒的心臟——耶路撒冷?!?/p>


      內塔尼亞胡則適時地呼應庫什納道:“我們在耶路撒冷,我們不會走?!?/p>



      此刻的圣城,一邊在歡慶,另一邊在流血。


      在距離耶路撒冷100公里的加沙,人們用“石器時代”的方式表達著心中的悲憤,示威者焚燒輪胎,滾滾黑煙遮天蔽日。


      “我們可能會死,但巴勒斯坦會永遠活著!”抗議者群情激昂,反反復復呼喊著這句口號。





      有人說,“遷館”是巴以沖突史上,以色列的最大勝利。


      也有人說,“遷館”的象征意義大于實質作用。


      如何實質施壓巴勒斯坦?暗地里,庫什納早早地開始了布局。


      2018年1月,庫什納向政府內部要員們,發出了一份秘密郵件,建議取消對巴勒斯坦的援助。


      他在信中寫道:“我們的目標不是讓事情保持穩定,而是讓事情變得更好。我們不得不在戰略上承擔風險?!?/p>


      庫什納竭力游說的是,美國應該停止為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(UNRWA)提供資金。



      UNRWA,多年來為巴勒斯坦難民提供教育、衛生和社會服務,關系到700多所學校的50萬名兒童的教育,和150家診所的百萬名病人的生死存亡。


      對此,庫什納并無惻隱之心,他直接敦促道:“努力破壞UNRWA,這一點非常重要”。


      2018年8月,美國做出“重大”決定:不再向UNRWA提供資金,掐斷對巴勒斯坦的長期援助。



      短短幾個月內,美國打出了一系列“組合拳”,從遷館耶路撒冷,到停止對巴援助,再到關閉巴解組織駐華盛頓辦事處。


      這些“懲罰”巴勒斯坦措施的背后,都有庫什納的身影。



      2018年9月13日,在關閉巴解組織駐華盛頓辦事處之后的第三天,庫什納為自己辯護。


      他說:“有太多(圍繞中東和平進程的)虛假現實被創造出來,我認為需要改變”;“我不害怕做正確的事情,我認為現在真正實現和平的機會提高了”。


      9月13日,是特殊的一天。


      25年前,1993年9月13日,是代表和平的《奧斯陸協議》簽訂的日子。


      在美國白宮的草坪上,克林頓、拉賓和阿拉法特簽字握手的情景歷歷在目。


      庫什納卻說:“我不想對《奧斯陸協議》過于苛刻,但是我將自己的努力視為與過去的徹底決裂?!?br/>



      在巴勒斯坦看來,庫什納的自我“辯護”只是“強詞奪理”。


      當月,巴方憤然宣布,美國失去調停巴以關系的資格,中斷與美方的一切接觸。


      只是,除了焚燒輪胎,抗議示威,喊話威脅之外,巴勒斯坦還能做些什么?




      英國《金融時報》評論說,巴勒斯坦從未如此軟弱,以色列從未如此強硬,和平的可能性也從未如此渺茫。


      此番評論,似乎還少了一句,阿拉伯世界從未如此“分裂”。


      遙想當年,聯合國通過著名的“181號決議”,支持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一個阿拉伯國家和一個猶太國家之時,整個阿拉伯世界同仇敵愾、群起而攻之。


      如今,面對美國的“遷館”,阿拉伯世界除了口頭譴責之外,動作寥寥。


      甚至有消息稱,阿拉伯世界的“帶頭大哥”沙特,還暗中施壓巴勒斯坦。


      那么,沙特為何表現異常呢?



      2016年11月,特朗普勝選美國總統。


      沙特發現,這位新總統與前任不同,還未上任就猛批伊核協議,渲染伊朗“威脅”,實在是很合自己的心意。


      對于遜尼派的沙特來說,最嚴重的威脅,來自東北方向——什葉派的伊朗。


      過去幾年中,憑借著“伊核協議”帶來的好光景,伊朗傾力打造“什葉派之弧”,從德黑蘭到巴格達,從大馬士革到貝魯特,基本實現了對沙特的戰略“包圍”。



      特朗普勝選當月,穆罕穆德王儲(當時還是王子)的高級代表們幾經引薦,火速抵達紐約,拜訪了庫什納。


      談了軍售,談了反恐,談了石油,雙方相談甚歡。


      代表們在報告里,勾勒出了兩個關鍵點。


      第一,想要接近特朗普,庫什納是關鍵性人物。


      第二,巴以沖突是庫什納的最大關注點,這是沙特贏得庫什納支持的最佳切入點。



      這一發現,讓沙特看到了一條清清楚楚的利益交易鏈。


      拉攏美國干掉宿敵伊朗?犧牲“窮兄弟”巴勒斯坦?這個決定,似乎不難下。



      加強溝通、加大投資、軍售大單......沙特方面千方百計刻意培養與庫什納的關系。


      有利益加持的"友誼"果然進展得特別快。一來二去,美國“小王子”庫什納和沙特“小王子”穆罕穆德之間,真的發展出了“兄弟般的情誼”。


      兩人打電話、發信息交流不斷,談話時總是直呼其名,互稱賈瑞德和穆罕穆德。


      美媒爆料說,穆罕穆德王儲曾經得意地炫耀說:“庫什納,就在我的口袋里?!?/p>



      既然成了“兄弟”,那自然就要互相幫襯。


      明面上,美沙攜手打壓伊朗自不必說。此外,當沙特王室爆發政治劇變,當“卡舒吉”案引發全球質疑之時,庫什納挺身而出力撐穆罕默德王儲。


      暗地里,在庫什納最關心的巴以問題上,穆罕默德王儲也沒少做“工作”。


      timg (1)sfg.jpg


      在美國宣布"遷館"之前,穆罕默德王儲邀請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,去了一趟利雅得。


      不愿具名的巴勒斯坦官員透露說,穆罕穆德王儲直接示意阿巴斯,接受庫什納的中東和平協議吧。


      他試圖說服阿巴斯:“美國是唯一一個對以色列有實際影響力的國家,其他任何人都無法做到這一點。美國正在為和平協議做準備,這筆交易在開始時可能看起來不太好,但最終會很好?!?/p>


      甚至有傳聞稱,沙特方面當時態度強硬:阿巴斯你要么接受計劃,要么辭職。



      相反,對于“舊敵”以色列,沙特的言辭變得微妙起來。


      穆罕默德王儲訪美期間,有記者提問道:“你認為在部分祖先的故土上,猶太人民有權建立一個民族國家嗎?”


      王儲答道:“我認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都有權利擁有屬于自己的土地?!?/p>


      他還補充說道:“我們與以色列有很多共同利益,如果有和平,以色列和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之間會有很多共同利益?!?/p>


      如此表態,讓人驚訝。要知道,沙特從不承認以色列,沙以至今尚未建交。



      當“世紀協議”出爐之時,沙特究竟如何反應還是個"懸念"。


      穆罕默德王儲的父親,薩勒曼國王秉持著一些傳統的立場。他依然對阿巴斯承諾說:“支持巴勒斯坦及其人民,建立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的獨立國家?!?/p>


      不過,以沙特為首的阿拉伯國家,在巴以沖突問題上的“無為”,或已“板上釘釘”。




      事情似乎正朝著劇本寫好的方向,一路狂奔。


      美以親如兄弟,美沙親密無間,沙以暗通款曲,美國施壓伊朗,伊朗自顧不暇。


      而巴勒斯坦的利益,誰會顧及?


      這一切,都在為“世紀協議”的出爐創造完美條件。


      20190521_KushnerSummit.jpg


      然而,“世紀協議”極度神秘,幾次呼之欲出,又幾度推遲發布。


      2018年9月,2019年年初,以色列大選前,美方多次表示“世紀協議”將“很快公布”,最終卻都是“狼來了”的假象。


      曾有記者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:延宕兩年多的“世紀協議”何時出爐呢?


      蓬佩奧笑著說道,我不想說得太精確,大概在20年以內吧。


      蓬佩奧的幽默,透露出了一個惱人的事實:“世紀協議”遲遲未能出爐,也鮮有關于計劃的披露。



      那么,“千呼萬喚始出來”的“世紀協議”到底“長什么樣子”呢?


      庫什納在最近的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的活動上,給出了一些"語焉不詳"的“暗示”,他說:計劃旨在解決兩個壓倒性的問題:以色列的安全需求和巴勒斯坦人的經濟發展需要。


      與過去的任何努力都不同,“世紀協議”是一份“深入的行動文件”。



      將各種碎片般的信息拼湊起來,或許能夠得到兩個“比較確定”的結論。


      第一,協議是“親以”的。


      第二,協議希望以經濟利益換取巴勒斯坦的“政治妥協”。


      只是,巴勒斯坦堅守多年,真的會妥協嗎?



      試想一下,“世紀協議”發布的當天,會發生什么?


      巴勒斯坦會斷然拒絕;阿拉伯世界會堅定批評;伊朗和土耳其找到反擊的抓手;國際社會譴責華盛頓的偏見。


      對于此種景象,庫什納并非沒有預見到。


      他說,“世紀協議”也許不是一個“聰明的賭注”,但是“就算失敗,我不想要重蹈覆轍的失敗?!?/p>


      或者,庫什納的生活讓他有理由相信,一切皆有可能。




      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關鍵字:庫什納世紀協議巴以沖突
      看看新闻